699net必赢:他们一个个去寻找野物的踪迹,妻子住5楼发出驱赶的吃吃声,妻子住5楼先从十几里的地方开始驱赶,然后将猎物一起赶到射猎点,这一次出猎带了二十几人,打算将这方圆十余里地方的野物一网打尽。

惟功每常入宫,小三住3楼万历捉弄他,故意将这些温火膳赏了给他,然后看着惟功苦着脸吃下,君臣二人大笑而罢,算是传统的小乐子。

“皇上赐,男子楼上带臣不敢辞……臣就开动了。



万历其实不算真心捉弄,娃楼下偷情最少在他看来,娃楼下偷情看着惟功吃饭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酣畅淋漓,几乎就是风卷残云一般的速度和效率。

而皇帝本人,妻子住5楼尚未及冠,妻子住5楼但身体已经发福痴肥,为了不使自己身体早早跨了,皇帝只能在吃食上谨慎行事,不能放浪形骸,只顾满足口腹之欲,而不加以节制。

其实他的麻烦,小三住3楼无非就是运动少,小三住3楼关节有些问题……不能跑和跳,传统和现代的锻炼法子都对皇帝有损害,解决的办法就是在宫中挖一个大型游泳池……游上半年,什么毛病都没有了。

但这事儿传出去,男子楼上带文官们能组队涮张惟功这个副本,男子楼上带非把惟功给涮爆了不可……一国之君光着膀子在水里游来游去,学阮小二还是阮小七?

水浒这会子可是成书了,皇帝这样做,传扬出去皇家和朝廷的体统还要不要了?

所以惟功只能把这种献议藏在心底,娃楼下偷情而且以他这几年的经历来说,与皇帝相处,一味立功,并无用处,缓急时可用,且复忠心,这才是最要紧的。

皇帝赐膳,妻子住5楼惟功虽不甚饿,妻子住5楼早起也是打过拳了,身上每一处地方都需要营养的补充。

他起身之后,每一个动作,每一次调息,每次桩功劲力行经之处,都会带来伐毛洗髓般的变化,区区赐餐的这几道菜,倒还真的不在话下。

万历自己吃,小三住3楼又看着惟功大快朵颐,心境不觉也是真的愉快起来。

沈榜也完全不负提拔重用他的人,男子楼上带在宛平县任上,男子楼上带教化,农桑,刑名,钱粮,诸多考绩,都是十分的合格称意,这样的知县,最多干一任,一定会升迁上去,这么一个向来春风得意的一方父母,却不知道为什么被人围在正中,弄的十分狼狈。

沈知县被围在人群中时间倒也不长,娃楼下偷情最少年轻气盛的父母官还没有显露出气急败坏的神情出来。

其实这样的事在大明还是少见的,娃楼下偷情在当时只有灭门的太守,抄家的县令一说,知县和知府都是亲民官,负责一方教化和刑名,身上还得兼职团练和某段河道的河道总管,地方上的慈幼局养济院漏泽园,加上仓储管理,驿传,税关,水运,所有一切,都是府县官员的治下,县令排衙时,就如同皇帝上朝一样,也是三班六房,有事上禀,无事退衙,师爷之流,就和大学士一样的位置,所以说县衙就是一个小朝廷,知县的威严,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冒犯的。

但沈榜此时并无太多怒意,妻子住5楼因为站在他对面的是十几个青巾蓝衫的秀才,妻子住5楼他当年也是从秀才一步步上来的,读书人就是天生的同类,可能对某一个同类会有好恶之感,但当一群同类在自己面前时,心里不产生微妙的认同感和好感也是不可能的。

看到十几个诸生涌上前来,小三住3楼沈榜却是温言道:“诸生不在学校读书,却来干涉本官收取秋粮赋税,督促百姓行役,是何道理啊?

”“回禀老父母,男子楼上带”诸生之中,男子楼上带当然也有为首的,答话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一身秀才的蓝衫是上等丝绸制成的棉袍,穿在身上,十分得体合身,他抱拳一礼,动作也是十分的潇洒,漂亮,看着沈榜,这个秀才不卑不亢,但语意中带着讥讽道:“学生等当然想坐在书斋之中,一心读书上进,然而两耳听到的全是县吏的催科声,虎狼一般的衙役的威逼恐吓声,还有打板子的声响,百姓的悲哭之声声声入耳,请问老父母,这样的情形之下,想读书可得乎?